快樂跟心跳的感覺,是這趟澎湖之旅要追求的。
一開始就定下了,「陽光‧微笑‧人群」為目標
盤算著手上的籌碼:
1、ㄚ喵喵:一個可以輕易扛起我的大額頭女孩,隨意放置都能自行挖掘新鮮事的細膩直覺。
2、黃阿山:有著生物精準生存本能,吃睡時刻分秒不差,丑角糗角都能毫不害羞的呈現在外。
3、章大魚,不管多麼天馬行空,有他在好似都能化複雜為簡單,就讓人想胡搞瞎搞嚇他一回。
雖然行程前的他們彼此不認識,同時帶上三種不同貨幣算術不佳的我難免心生猶豫,不過容易開心的個性是十分相似的,所謂「台幣、美金,能買到東西的掉到地上都該撿~~~~」。此外,也沒有多餘可以擔憂了。


循著一篇網誌,找到了將軍島的阿弘,撥了電話,聽見民宿裡人的聲音心裡小小堅定了行程,伴了些直覺與任性,決定的如此簡單,隨口的無人島安排,也在聽完阿弘說:(大笑)我覺得上無人島你們還挺猛的!!心底好著面子想著,這會‧‧‧騎虎難下了!!!!!!


乘著阿弘通報的好康順風船,體貼的慢速前行,只見一艘艘小漁船、帆船從我們視線內"呼嘯"而過,風平浪靜,海鷗找著食物,兩個暈船老友,夾著一名膩了海風的澎湖傻蛋,帶頭吹亂的髮登陸將軍。


將行李卸下,民宿前坐上心想許久的矮石牆,眷戀著那股與世分隔的切離感,放逐自己在這沒人相識島嶼世界。

與背景融為一體的鄉民

之後阿宗帶著我們伴著幾名遊客出發認識環境。村落裡幢幢咾咕石厝與水泥樓房緊密又獨立的交相錯,古老的紅磚瓦與灰白泥牆,屋頂牆縫路旁角落長著生命盎然不同的綠,現代油漆在窗框木門、街道矮牆留下藍綠為基底的色調塗鴉;巷弄細縫間慵懶獨立的貓透露安祥的步調,你還會慶幸坐在小小轉角零星的老人小孩,或是那些擦身而過一眼就能視出外來客的居民走過,抬起頭從上方另一個縫裡頭再看看藍天白雲,這一眼我不再像個觀光客驚嘆讚嘆,只留這些畫面成為心中的底色,平凡的相待感受。

阿弘的大女兒-雅君;探頭招呼的肥厚仙人掌;都是無人豢養的野生貓

髮際間纏著黏濕的海風,不在意即使吹乾後也將糾結的亂髮,把觀光景點的想法拋掉,才看見自己走進的是一個有著自然生命力的村落,和他們日起日落呼吸起伏生活著。
不需要門牌號碼的自在,讓人想念不流行手機的年代;簡單記住橫劈縱切的道路功能,隨意闖蕩頂多摸著鼻子乖乖沿著最外圍的公路找回熟悉的家。海圍繞全島,四季風向告訴你南北,插著鑰匙的機車只要你記性夠好在哪放上幾天幾夜也無所謂,不過海風鹽蝕金屬的力量可不容小覷。


經驗澎湖「沙灘」的多樣性,這兩個字已經無法在我腦中提出一個精確的傳統聯想畫面,秘密潮間帶的星砂雲集,奎壁山與隘門沙灘雙層質地的混搭風,山水沙攤的細緻溫柔讓你能放肆摔角吃上一嘴沙。
在將軍讓我鍾情的是那片白色的珊瑚沙灘,藍綠色層次透亮的海浪,乘載端頭一嘴白泡沫的碎波蕾絲,輕薄的彷若能輕柔的披覆在身上,即使天然珊瑚沙岸的腳底按摩真需要多帶幾層腳皮去挑戰,但也真受不起誘惑的赤腳踩踏,冰涼的海水的冷敷跟曬傷使用的蘆薈一樣有效。

冰涼清澈的海水;裝傻而成功脫逃的螃蟹;很有fu的阿山

阿山一如往常的往下挖掘砂裡的寶物,喵喵悠悠看著波浪敲著她的腳趾頭,章大魚忘我的尋找著貝殼,我就喜愛跟走在他的後頭期待接住他手裡的新發現,另一頭忙著踩著清澈見底的浪水。
遇見順風船上在澎湖快當玩一年兵的柏村,說著感動:「看到這些美麗的海,每一次都讓我好想立刻跳下去!」。來這以前也從沒想過自己能這樣的喜歡上海洋,波波海浪升升起起浮躺著,眼裡就裝著天空裡純粹的藍。睜眼在海裡游水也是那麼的舒服,如果從小生活在這海島,說什麼也捨不得讓眼睛近視,優游水底。


最好玩深入的行程往往需要一個深愛當地的引航員,在將軍這可是另一項鮮為人知的特產。海島將軍風的阿弘,喜歡寧靜的景色卻十分健談的熱誠有讓人想像不到的相稱;阿宗,阿弘口中稱道的拍檔,只有在浮潛的時候才會變得很多話,熱愛將軍的性格鐵漢;還有每年來往將軍的第二故鄉人,雖然多是口語故事裡所聽見,阿弘說許多出外的人在老年後會選擇回到將軍,這些話讓待了兩晚的我深信了。



站在中央講話的阿弘 浮潛超人裝

去浮潛吧!會游泳的人更是不能錯過,至多帶上九人的小組行動,跟在後頭像群學著滑水的小鴨,在母鴨的看照下得以自由探索。阿宗身先士卒的在水母熱情的吻裡帶我們游向安全的路徑,一邊介紹著覆蓋率幾乎百分百的珊瑚礁世界,有時鑽到底部撈撿海膽、海參...等生物近距離讓我們瞧瞧。
那天夠幸運的了,雖然沒看見阿宗與龍蝦的精彩博鬥秀,他卻將第一次遇上綠蠵龜的處女秀獻給我們,阿宗奮力滑水想拉大家追上海龜,看他一邊很興奮驚訝的拼命,即使沒追成,那畫面也夠感人了。
真實不可思議,好像接近童話裡的海底龍宮,綠蠵龜不小心洩漏了這秘密。珊瑚礁群有時近的快貼上身體,讓腳停止打水別踩傷了活珊瑚,輕輕手撥著水,小小魚群從身旁一一溜過,冷冷的海心裡暖暖。



超亮的頭燈也是無人島的秘密裝備之一

也嘗一次夜探潮間帶的滋味吧。最多時候我們靠著牽住彼此的手維持平衡,看著阿弘穿著藍白拖走跳自如的模樣,這就是從小海風吹不倒渾然天成的平衡感嗎?!完全無視潮間帶長滿水草的滑石,一邊和我們講著話還能忽然轉身到後頭抓出整手因驚訝而掉落水裡的"美女岩螺",這是順風耳?還是島上人的基本配備?
不小心讓我踩了一腳的海兔驚嚇吐出紫色腥臭的汁液,生氣膨脹噴水的圓臉河豚,輕抹背上會露出魔幻紫黑色的螺,雖然記不下所有阿弘隨意說滿口的多樣生物,潮間帶上的海間平台夜裡是如此活潑。
不喜歡摸活生生動物的阿山,在阿弘跟大夥大力的鼓惑下,成功抓起了螃蟹,李阿喵興奮錯抓螃蟹的脫殼,「那當消夜也太消化不良了阿!!呵呵~」,吃多少抓多少的原則下,祝福體態肥美道行高深的大螃蟹繼續迎接明天的日出。


快樂跟心跳的感覺,是這趟澎湖之旅要追求的。
一開始就定下了,「陽光‧微笑‧人群」為目標
盤算著手上的籌碼:
1、ㄚ喵喵:一個可以輕易扛起我的大額頭女孩,隨意放置都能自行挖掘新鮮事的細膩直覺。
2、黃阿山:有著生物精準生存本能,吃睡時刻分秒不差,丑角糗角都能毫不害羞的呈現在外。
3、章大魚,不管多麼天馬行空,有他在好似都能化複雜為簡單,就讓人想胡搞瞎搞嚇他一回。
雖然行程前的他們彼此不認識,同時帶上三種不同貨幣算術不佳的我難免心生猶豫,不過容易開心的個性是十分相似的,所謂「台幣、美金,能買到東西的掉到地上都該撿~~~~」。此外,也沒有多餘可以擔憂了。


我很嚮往四個人將在一無所有的歸處自力更生緊密的同舟共濟。誇張的帶了帳篷與睡袋上路,對於手頭的籌碼無理性的有著深深的信任,這番任意妄為的選擇引燃的將是絢爛的火花還是激爆的雷彈呢?

背上行囊阿弘給我們加持;忍痛負重的章魚勇士;沿著露出水面的石滬行走

阿山跟喵喵跟在阿宗後頭開心看著兩旁冒出頭的珊瑚越渡退潮而出現的石滬,我們可憐的章魚勇士,肩負食糧與照明抗戰著「腳力平衡天堂路」的自我考驗終極版。「那我做了什麼,是嗎?」,恩‧‧‧吃了在潮間帶阿姨現挖的野生石蚵,第一次的生吃經驗,甘甜沒有任何腥味,真是太幸福了。


登陸無人島馬上四個人的本性畢露,文藝阿喵閉眼坐吹著風;阿山昏睡草地蓄電中‧‧‧;我則興奮的爬上島嶼的最高處,那時一陣強風襲上,遠望眼前得一片遼闊,直叫人為奪得這片領地高興得大吼大叫。看見隨後上來的阿喵跟大魚,那一刻真想衝上去擁抱他們~



後頭辛苦搬沙的營火組員;漸漸成型中......;那瞬間覺得我們什麼都辦得到



趕在日落前大魚跟阿喵升起最重要的精神象徵,有了熊熊營火好像什麼都將難不倒我們,阿山跟我則撐起了帳篷小窩;力大心細的喵喵煽起了炭火,讓人安心的大魚看管著時間行進,在小玉山逐漸被鼓舞活躍的食量下,牡蠣也劈哩啪啦在營火的柴香中飽熟,生吃青椒的清甜解渴成為今晚的明星。

身旁營火遠眺將軍燈火通明;飢腸轆轆等著今晚的第一塊肉;今夜美味烘烤王─翠玉青椒

緩緩讓營火熄滅讓星空更清晰閃耀,淘不到海底裡的星星,隨性躺在帳篷外無光害的荒島上認著有著銀河流星成背景的星座群。靜謐黑夜圍繞出的小空間纏著幸福感,這一刻在身邊的是這一年以來陪伴我最常的三個人,應該是要累的闔眼,枕在睡袋上,睡意卻如此溫和,捕捉空氣間微妙的幸福充飢。


隔夜,將一切回歸昨日,唯一任性不動的是潮水的高度,回家的路......從陸路改海路!!!
這趟澎湖行有著魔力,預言一一成真:「
夜晚的星空下四個人合力結一艘木筏,直至隔天揚帆出發。想著海上的波浪,海底的礁岩難免使我們落海,那就奮力的游泳找到屬於我們的無人島;在島上自力更生野炊可見的食材。隔天手機大概也泡水不能用了,就燒狼煙等待漁夫的救援,最後我們一群人在聽著漁夫的海上探險故事乘著風浪回家。

這是什麼行程都未定前胡謅的澎湖幻想夢,莫非這是我心中小木筏誕生的最佳時刻!打著好在沒有泡水的手機向阿弘求救,一邊搜尋著昨晚沒被拖去燒的浮木,繩索可以用草編成嗎?很快就因為捨不得相機裡的照片而清醒,手工木筏留作下回期待。
推拉著手玩著大魚阿喵過人的平衡遊戲,來澎湖的這幾天白日多雲沒有想像中來的炎熱,「讓我困在這吧!」也不在乎了。來了一艘小漁船,船頭立著插腰短褲黝黑男子,以不正常的軌跡環伺我們的領土,其中一個人認出是阿弘帶著救援阿伯來了,我們奮勇抗敵的故事英雄瞬間成了荒島落難被迫救援的角色,疲累的死人連同這一夜的專屬回憶全撿上了船。

清晨的無人島;救援阿伯;圖記無人島


阿弘是六年九班的大我們沒有幾歲,聽著民宿走來的歷程直聊到綠蠵龜回游產卵復育,這些未來值得靜靜等待努力前行。


嘟嘟嘟駛回將軍...阿弘說將軍這吃的不是海產就只是豬肉了,青菜、雞鴨以外的食材是很難得的,有機會來將軍帶盤不是海鮮口味的比薩,還是一桶肯德基炸雞桶,搞不好能換上豐盛的海鮮大餐。
吃了阿春特色早餐,漢堡肉、火腿、肉鬆三豬一體的三色肉漢堡,配上一杯沖泡式冰豆漿,這口味肯定在台灣嘗不到!坐在早餐店外頭的階梯,阿弘、斯博、Mike同我們四個悠悠哉哉坐著吃早餐,小巷弄走過的居民和阿弘打聲招呼、望你一眼,聊聊天有時候盯著屋內上方的小電視,這樣的將軍生活,夠道地了吧!


阿弘的身上其實有種特殊的魔力,說出來也不值錢,就是笑也笑的認真、想問題也莫名的投入,吃飯看網路做自己事情的時候,你從身旁走過好像也當你是一家人一樣不抬頭多看你一眼,想到什麼就稀哩呼嚕的全告訴身旁的人,不知不覺中民宿、雜貨店甚至裡頭的廚房都是自家的了,我們珍惜也開心自在的使用。
而我們的章魚大廚更是自在過了頭,拿了兩包麵和昨晚吃剩的食材才進廚房而已,投入的程度好像把我的存在也視而不見,從洗鍋→盛水→開火→掃視尋找調味料、喃喃自語後...是先川燙了蝦還是魚,連碗豆也丟給他處理了,嘟著嘴垮著臉頰,不發一語攪動著那鍋不加湯的「海鮮煲麵」,等水收乾汁了,麵也神奇的剛好熟透,精華也鎖入一根根麵條裡,。

讓我們飽餐一頓的新好男人~~~~


這天下午,是完全的自助遊,攀爬上了貝殼館旁邊的小坡,長著稀疏雜草 的岩面多半是枯乾的髮色,沿著光溜的頭皮走到尾端底下是一塊潮間帶平台,再拉遠又見那無際的海洋。若能安靜的或躺或坐在這岩上,一個下午的時光也能這樣溜過吧,能在家旁邊堆著這樣的秘密基地該有多好。

穿越刺癢的草叢;沁涼的海藻,來一瓢吧。

攀岩而上,從尾端潮間帶滑下回到民宿,沿著環島公路騎上機車,一側是山石與陽光相連,另一邊大海牽著藍天,我們夾在中間追逐青春與夏日的交會。隨著白
色公路起伏,夕陽西下,徐風吹拂的寧靜海岸線,我還找不到海與天分開的那一點瞬間,青春年少的友情也會如此隨著四季綿延接續吧。

第一次浮潛的地方;藍藍白白褐褐綠綠帶上一抹粉彩;後頭即是昨日的四人小島


答應帶我們看夕陽的阿弘,大女兒雅君扛在肩頭登上將軍的至高點。俯瞰縮小的漁港,將軍曾是繁榮的南海小漁村,優質的文石、美麗的珊瑚、多樣的螺貝。對於這些曾經我少了點傷感,也許對島上人瀟灑獨立的慢步調印象,還是阿弘的樂觀真性情,還有著民宿女主人到打工斯博給人的親切關懷,或是將軍來去的遊客神情的鬆懈舒緩,可能喵喵、阿山、宇先就待在我身邊,還是那站在至高點頂端的雅君在藍天下純稚投入的笑顏。

天空下的雅君女王,精力充沛的笑著長大吧!!


將軍澳,蒐集了所有我最喜愛的顏色,許多情緒都可以在這裡的藍天、沙灘、潮間帶甚至鑽入海底世界遇見,白天黑夜的落差,聽說我們在最棒的四、五月時節來到將軍,讓人好奇另外三季的面貌,帶著過多的私人情感將這裡說的完美,打完遊記才發現自己對這裡的諸多留戀,隔年能否再度造訪找尋這的"缺陷"也將成另一番趣味吧。

圓桌上各個剝蟹好手,卻比不上阿弘一句:「給我十分鐘,我給你一整晚的無殼蟹肉。」的泡妞絕技。


那晚鎢絲燈光下,一夥人剝著螃蟹挑著螺貝享用潮間帶歸來的收獲,圍繞海島的黑夜在聊天聲中結束的不那麼孤寂了。


紅眼機器怪船保護我們回家

隔天一早我們乘船離去了,然而,將軍-雅君島的大冒險‧‧‧‧‧‧‧‧‧‧‧‧‧‧‧‧‧‧ ‧‧‧‧‧‧未‧‧完‧‧待‧‧續‧‧‧‧‧‧‧‧‧‧‧‧‧‧‧‧‧‧‧‧‧‧‧‧‧‧

To大海:願你永遠美麗。

    全站熱搜

    a093128425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