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結網址http://ellespoir.pixnet.net/blog/post/28753954


將軍嶼是我二度澎湖行的重點,忘了是在批踢踢還哪,看到澎湖居然有一個罕為人知的小島,且由於我本身喜愛去冷僻的景點,便毅然決然把將軍嶼納入行程,而且將軍嶼可是全台灣珊瑚礁覆蓋率最高的地方唷!

阿山哥將船停靠在將軍嶼的小港,我們蹦跳上岸,由民宿的工讀生帶我們去將軍嶼貝殼民宿,大家把行李卸下後,就待在客廳,一直等到民宿主人阿弘來和說明他建議的行程,由於婷和玉君無法下水,故只有我和老蔡浮潛,時間是下午三點半,不知道大家是累了還怎樣,婷和蔡兩個率先午睡,玉君在外面晃一圈回來也加入午睡行列,我心有千千結無法午睡,所以乾脆一個人外出閒晃。


【圖解:將軍貝殼民宿,與老舊的門牌號碼】

整個村落泡在午後慵懶的氛圍中,偶爾陽光無聲無息灑落,量不多,但足以點綴沒落的港口和漁村,連空氣也是靜謐的。駐將軍嶼的海巡署,身著亮橘色制服,在頹廢的漁村中顯得格外突出,海巡署大概也無聊的慌,在港口旁的小空地,三三兩兩玩起棒球。沿著民宿旁的永安宮淨往巷弄裡走,一位老人坐在長型的板凳上補魚網,動作緩慢有致,我將腳步放很慢,怕夾腳拖啪噠啪噠驚擾他。


【圖解:港口旁豎著將軍嶼的招牌】


【圖解:捕魚網的老者】


胡亂走著,也來到海邊,我翻過高度及腰的白色圍牆,落在貝殼沙灘上,我分不清楚究竟是漲潮還是退潮,海灘被海水逼到變窄,但浪潮的拉力很強,我踏進海水中,不斷感覺到自己快無法走上岸,一直被拉向大海,最後右腳的夾腳拖在我走回岸上的過程,被海水拉走,我無瑕顧及左手還戴著手錶,就急忙撲向海裡,好在夾腳拖撿回來、手錶也沒事。整趟旅行,我只腳上穿著拖鞋,沒別的鞋子可替換了。


【圖解:翻過這樣的白色圍牆】


【圖解:空無一人的沙灘】


【圖解:這天也是波濤洶湧,大海乍看下,好像快撲過來了,地上是我的腳印】


【圖解:踩進海水裡,差點弄掉夾腳拖】


【圖解:那天,我、太陽眼鏡和夾腳拖,身上所有的海灘行頭】


我坐了下來,整片好長好長的沙灘上空無一人,所幸躺了下來,由珊瑚和貝殼組成的沙灘,躺著不是很舒適,裸露的身體部位(如小腿)被刺磨的些微發痛,不過心裡整體上是放鬆、放空的。

(出發前,曾經想要像這樣四個人躺在海邊天馬行空的聊天,不過三位老大都在午睡。)

抵達將軍嶼帶我們去民宿的工讀生,帶一位胖胖黑人女生與其他朋友,在離我一段距離的地方背著魚雷浮標下海游泳,我看看時間,便走回民宿把蔡叫醒,準備浮潛囉! 二度澎湖行‧將軍嶼浮潛】2009/05/29(10)分享: 我和蔡像兩個傻瓜一樣,在港口旁癡等著浮潛,玉君和婷由阿弘帶領環島,早知道我們也跟去,省的浪費一個小時。
癡等的同時,我們認識來貝殼民宿打工度假的斯博,由於我們四個人的身分特殊(有工作的、唸書的、閒閒沒事的),所以我們基於懶的向他人一一解釋的理由,都直接說我們四個是政大大四學生,政大是蔡的學校,偏偏剛好涵蓋我們四個唸的系。沒想到與斯博的對話,讓我深深體會到「撒了一個謊,就要再撒千千萬萬個來圓謊」。
斯博: 你們還是學生嗎?
我: 對
我: 大四
斯博: 所以你們75、76年次喔?
我: 對
斯博: 你讀哪個系阿?
我: 法文系
斯博: 政大法文不是新的嗎?
我: 對
斯博: 那你是第幾屆?
我: 呃…第二、三屆吧! (←開始支吾其詞,誰會剛見面就問人家第幾屆阿?!)
斯博: 那你們系有幾個人? (←什麼鬼問題!!!哪會好奇剛認識的人系上的人數)
我: 恩…好像有… (嘴巴打結,轉頭向老蔡求助,明明蔡就是中文系)
蔡: 大概二三十個吧!! (←中文系回答法文系人數,破綻百出,卻還死不鬆口我們的真實身分)
斯博: 那你們系是不是有舉辦什麼法文盃的,有哪些學校會參加? (←咄咄逼人的題目,逼我們露出馬腳)
我: 喔~有呀!!有中央、淡江、輔仁 (←好歹我真的是法文系畢業,還知道參加大法盃的學校)
平常我雖然口齒伶俐,但斯博犀利的對話逼的我毫無防備冷汗直流,企圖顧左右而言他以支開話題,經過漫長的拷問與等待,另一名參與浮潛的人終於來了,但他在戴隱形眼鏡!!!!沒關係~等了一個小時後,我們還會在乎這區區的二十分鐘嗎?!(會)
【圖解:穿防寒衣和曬乾的鰻魚照相】
【圖解:全套裝備,參與浮潛的活動至今為止,我沒有拍過任何一張像樣的照片】
負責帶我們浮潛的人叫阿忠,他騎車載斯博、我載老蔡、遲到男(姑且暫稱之)自己騎,海濱的公路沒有架設防止車子跌落的石塊,在大轉彎時,我悠悠地告訴身後的蔡「其實我不太會轉彎」,蔡倒抽一口氣反過來安慰我「沒關係,我們慢慢騎就好」。
平安抵達浮潛地點,阿忠要我們用手壓住蛙鏡直接往海裡跳,壓住蛙鏡是防止跳下海的衝力衝掉蛙鏡,高度並不高,但我很興奮,覺得自己像在拍外景。下海後,幫著阿忠捉住不會游泳的蔡,阿忠把蔡固定在魚雷浮標上,便帶著我們開始浮潛。
風大浪大的情形並沒有在我們浮潛時有任何稍微好轉的跡象,一開始我本來安分守己跟在阿忠後面游,但不斷被海浪捲出去,耗盡我所有力氣,而且我非常擔心真的被捲走,故最後我拉著蔡的魚雷浮標跟著阿忠飄。
或許是人跡罕至,將軍嶼的海域尚未遭到過多的破壞,阿忠帶我們看到非常大的子母珊瑚礁,圓滾滾的,非常可愛,珊瑚礁的直徑大概和我身高差不多吧!我看到一條彩色的海蛇滑溜溜地遊走,海蛇的日子看起來悠哉悠哉地。阿忠潛下去抓了個很大的海膽給我們看,放海膽回海裡時,由於離我們很近,蔡還拉開潛水鏡大喊「不要碰到我」哈哈!
這次的浮潛對我而言,不太好過,我大概沒把潛水鏡條緊,海水源源不絕滲入鏡內,我的眼睛被海水刺痛,鼻子也浸水嗆到;而呼吸管不知為何流入海水,讓我滿嘴鹹味,鹹的非常痛苦,腦子裡不斷下達喝淡水的指令。
為了讓自己好過,我不斷浮出水面調整蛙鏡、倒出呼吸管的海水,但過於頻繁的海面上、海面下切換,導致我開始頭暈,就和暈船的感覺一樣想吐,當時我剩下的一點理智告訴我,如果吐的話,嘔吐物會從呼吸管裡噴出來,所以我開始試著轉移注意力,不過沒效,於是我轉頭告訴斯博我要上岸,但斯博卻悠悠說你一直讓臉朝下不要浮出來就好,然而我已經開始暈船,任何補救措施都太遲了。明明已經不舒服到想直接被悠哉海蛇咬死,但我還是用抑制力克制噁心感完成整趟浮潛。
上岸時,我幾乎是用爬著上去,整個人攤在硬梆梆的礁岩上,時間大概是黃昏的五六點,風吹過來,連防寒衣都無法保暖,我在岸上一直發抖,遲到男更可憐,連防寒衣都沒有穿。
阿忠用刀背從礁岩上敲了幾個海蚵,直接放在海水裡洗一洗,生吃下去,我在蔡的鼓勵下,也吃了一顆,有點腥,漾滿海水的味道,其實我還蠻喜歡的,阿忠又敲了一顆給我。
我和蔡一開始騎來的車大概是被其他遊客騎走,不過將軍嶼就這麼丁點大,也不怕不見,斯博騎車先送我回去。
當我正脫掉珊瑚鞋時,阿忠走了過來,然後…然後…我終於要寫到本次澎湖行最值得紀念的一刻了。
續上一篇的片尾,阿忠走過來問我要不要跳港。現在想想,當時雖然又冷又不舒服,但不知道是為了什麼覺得自己一定要say yes,於是乎我隨便允諾,跳水的主角還是剛剛浮潛的原班人馬,還有民宿主人阿弘,攜帶其他房客一同前往港口看我們跳港。
走到港口的路上,我又冷又緊張,我告訴蔡我們好像待宰的羔羊。很久以前,從老爸挑戰高空彈跳時,我就一直幻想我的這一天,但萬萬沒想到從高處往下跳這件事會來的這麼突然,沒有防備。
率先跳下去的是阿忠,第二個是遲到男,阿忠和遲到男毫不猶豫地跳下海,他們的情感中可能沒有恐懼這個元素,第三個是斯博,他從遠遠的地方開始助跑,卻用落下去的方式跳海,哈哈哈!但,馬的!!大家全部都以助跑的方式跳下海,害我基於某種莫名的好勝心,也只好如此這般。
【這好像是阿忠當天第三次跳水,他本人已經跳上癮了】
【斯博即將跳下去前膽怯了,雖然我也是,但我還是要嘲笑他哈哈哈】
阿忠在海中等待,準備我落海時能迅速接應,斯博一旁準備好相機錄影,我慌張的請教了遲到男,會不會被嗆到?要怎樣捏住鼻子?我在心裡開始沙盤推演「1.捏鼻子 2.助跑 3.跳躍 4.落海」的步驟,然後就定位,起跑,等我看到只要再跨出一步就要落海時,我再也控制不住放聲尖叫,並且緊急煞車。
在驚魂未定的情況下,我被半推半就再次就定位,而在心裡,我決定牙一咬撩下去了,二次助跑時我全程緊閉雙眼,深怕一睜開就會後悔,助跑距離並不很長,忽然間我感到腳踩空了,同時感覺到心跳像是漏了一拍,我已經落入水中,阿忠很快地把我拉起來,我自己游上岸。 【 一直到落水前,我都無法相信自己正在進行這種活動】 爬上岸,我從心裡冷到身外,依然全身發抖,我對老蔡進行心理喊話,告訴他一下就結束了,老蔡在港口邊緣張望,並且叫阿忠靠近一點,然後…毫無預警地往下跳,於是沒來得及錄影,一切就結束了,雖然沒有錄影,但蔡卻說什麼也不肯重跳。
阿弘搬來梯子,要讓大家挑戰更高的 八米 跳台,阿忠和遲到男都毫不猶豫地跳下去,阿弘明明洗好澡,也忍不住脫去上衣跳下海,我在台下心裡很是輕鬆地告訴老蔡「我才不要再跳第二次」,真的是躺著也中槍,在三位男士跳完後,阿弘忽然說「阿君你去跳,我就再陪跳一次」(將軍嶼的人都叫我阿君),我非常悠悠地說「才不要,你本來就敢跳,這樣我很吃虧」,阿弘說「那我牽著你跳」,便逕自爬上跳台。
當時,我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被阿弘帶來的房客、遲到男在一旁鼓噪,我轉而想求助於老蔡,老蔡卻吐出一句於事無補的句子「你跳了就贏我了耶」,可是我真的不敢呀!可是我還是默默爬上跳台,然後賴坐在地上,不敢站起來。
蘇軾說高處不勝寒,我持續在跳台上發抖,我甚至不敢相信大家居然會要唯一的女生從 八米 高往下跳。阿弘伸出手把我從地上牽起來,我走到跳台邊緣,靈魂快出竅,我拉著阿弘的手臂,怕他忽然把我推下去,這年頭人心不古,什麼事都做的出來。
【圖解:腿軟不起來,我私心覺得這張照片拍的非常唯美XD】
經過幾分鐘掙扎吶喊我不敢跳,大家在下面幫我數一二三,我捏住鼻子,緊閉雙眼,任憑阿弘拉我往海裡跳,大約是一秒多鐘的時間就落海了,然而當時卻覺得落海的時間向慢動作的畫面一樣好長好長,我心裡甚至還想怎麼還沒碰到海呀!跳完後,怎一個爽字了得。心裡也有種得意洋洋的想法,覺得自己都敢跳海了,還有什麼不敢做。
【跳完後真的只有一個爽字】
喔~在此輕描淡寫地帶過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跳海時,阿弘是以十指交扣的方式和我牽手,他說這樣跳海時手才不容易鬆掉,其實我非常害羞,這可是我生平第一次與人夫(還育有兩子)的十指交扣,而且還是個年輕的帥哥人夫。好~stop!!我不能再多寫了。
【圖解:跳水與浮潛人馬大合照】
結束心跳一百的跳港活動後,我和蔡回民宿沖洗,然後四個人走到民宿餐廳吃飯,受限於環境,民宿餐廳多半是就地取材,充滿各式海產,我記得有河豚皮沙西米、浮潛時吃的生蚵(用醬料調味過非常下飯)、炒青菜、鯊魚肉、炒三鮮之類的,另外阿弘煮了一大鍋苦瓜魚湯,是阿弘朋友空運給他的黑鮪魚,非常大隻,因為我在盛湯時,阿弘幫我撈出了一顆黑鮪魚眼珠,約比50元硬幣再大一點,非常好吃。
飯後,打工男要帶那位胖胖的黑人和她朋友去吃冰,聽說那間剉冰店隱身在巷弄中,而且相當美味,我們雖然肚子快撐破,也禁不住誘惑亦步亦趨跟著大家前往冰店。
冰店果真隱藏在巷子內,招牌小而破舊,玉君說她下午環島明明有經過,卻也沒發現,我們四個人協議共吃一碗,因為冰非常大一碗,且之中有兩位女生適逢不能大量吃冰的非常時期。
【圖解:這張由於拍照角度的關係,看起來好像老闆娘在打量老蔡的肚子,其實不是,老蔡只是單純要跟剉冰機合照】
剉冰很好吃,吃完後我們四人由於要參加夜照,所以先行回去集合,小漁港的夜晚很是靜謐,四周都是昏黃的燈光,還有古早的雜貨店、屋舍等,我特別喜愛這種似乎被全世界遺忘的地方,特別能讓我感到安心和活著的感覺,倒是苦了他們三位,由於民宿的廁所在外面,設備簡陋,將軍嶼沒有水庫無法蓄水,所以刷牙洗澡時的水都略帶有鹹味,婷說她非常想回家好好洗澡,哈!但我愈來愈發現,我實在是一個good at在簡陋而我喜歡的地方短暫旅居。
總之,我們回到餐廳集合,等待大夥的同時,玉君跟一隻有暴牙的狗玩起來,暴牙狗在海邊過慣了,也培養出討海人的性格,非常有個性,他就是不肯 和玉 君玩,玉君很頑皮追著暴牙狗跑,最後激怒暴牙狗,轉頭過來對她齜牙咧嘴,玉君事後模仿暴牙狗生氣的樣子給我們看,大家狂笑,老蔡笑的尤其誇張。
阿弘把裝備發給我們,其實也只有珊瑚鞋和手套啦!然後每四個人配一組非常重的探照燈,當然是由老蔡戴囉!我和婷弱不禁風,向阿弘多借兩件外套,話說我真的覺得很冷,而且當時前往澎湖當天還小感冒。老蔡的罩門就是他的頭,他非常之寶貝自己的頭以及髮型,所以他百般不願意把探照燈戴在頭上,最後用揹的。
【圖解:老蔡只戴了幾分的探照燈】
一群車隊由阿弘帶領出發,海濱公路是沒有路燈的,感覺很適合探險的夜晚,本來我們要趁著退潮時,橫渡到將軍嶼對面的無人島,可惜出發時已經delay,阿弘怕到時候來不及回來,會被困在島上。沒關係,我們就跟著阿弘在海邊走,阿弘介紹海參、海膽、海兔、河豚、蝦、魚,還有一種受到波動後會發光的藻類,不過這些之前去小琉球看過了,所以並沒有讓我很驚艷(偷偷說我覺得小琉球的夜照比較好玩,雖然阿弘是帥哥)。
【圖解:左上是海參、右下是河豚,其他我忘了】
潮間帶很滑,我們四個輪番差點滑倒,而且莫名地走最慢,最後乾脆趴下來手腳並用爬著走,反正有戴手套,但姿勢很醜。阿弘教我們抓螃蟹,很簡單,阿弘要玉君抓,玉君不敢,叫我抓,我本來有點畏懼螃蟹的螯,但下午觀看我們跳水的房客悠悠說:「他連跳港都敢了,怎麼可能不敢抓螃蟹?!」衝著這句話,我也抓了一隻螃蟹,我真是一個很容易被激的人。
阿弘在桶子裡放進一隻螃蟹,之後又放進一隻抓到的獅子魚,獅子魚五色斑斕非常漂亮,但是獅子魚有劇毒,只見獅子魚悠悠地在桶子裡游來~游去~,螃蟹嚇的橫著往水桶邊爬,可是水桶很滑,螃蟹一直滑下來。獅子魚被放回海裡後,阿弘又放進一隻章魚,章魚可是會吃螃蟹的,在桶子裡的章魚見獵心喜,瘋狂延伸觸角逼近螃蟹,螃蟹今晚一連受了兩次驚嚇,真的很想幫他說情何以堪!
【圖解:獅子魚好漂亮,螃蟹已經逃竄到水桶邊緣但是上不去】
【圖解:章魚也伸出觸角毒害螃蟹,螃蟹在左邊黑影處】
之後換阿忠帶我們在潮間帶抓螃蟹,我們四人永遠慢半拍,除了潮間帶真的很滑,而且我洗好澡,另外也是因為老蔡把探照燈用揹的,我們老是光線不足看不到路,婷說如果現在舉辦一場抓螃蟹大賽,我們這組恐怕第一個小時0隻、第二個小時還是0隻,哈哈!
因為時間開始逼近11點,婷和玉君決定先回去洗澡,我和蔡其實也沒有認真抓螃蟹,兩人拿著探照燈邊聊天邊隨著隊伍移動,還不如也一起回去。回民宿後,我和蔡先去找阿弘付錢,阿弘和工讀生一群人正在大口吃螃蟹、生魚片,並大口喝酒,哈所以我和老蔡也順應民情吃了一點。斯博把阿弘的二女兒丟給我抱,但她要找媽媽哭個不停讓我很苦惱。我們還有在將軍嶼貝殼館的牆上簽字。 在房間裡,雖然是四人房,但她切割成兩間兩人房,兩房中間有個門,我們在有電視&冷氣那間看慾望城市,之後各自躺平在床上時,聊了一會兒才晚安。

    全站熱搜

    a093128425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