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澳
我喜歡旅遊和攝影。雖然拍的照片沒什麼深度,但一直想把去過地方,藉由照片,介紹給大家。一直沒有這麼做,心中總有些虧欠的感覺;這兩天總算克服自己的懶病,動手整理起來。想想該還的債還不少,就從我最大的債主,澎湖開始好了。


在澎湖諸多島嶼中,將軍澳名氣並不響亮。但若是你到望安,船停在潭門港,往對岸的將軍嶼一望,你就會看見一個漁村。隱隱約約間,你會發現這個漁村的建築,和澎湖其他地方,不大一樣,似乎較為講究;也由於這片密集的建築,將軍彷彿一個熱鬧的市集,就這樣浮在海上,有幾分海市蜃樓的味道。幾年之間,到過望安許多次,但總是沒有再多走一步,登上不遠處的將軍。就這樣,將軍一直存在於我水氣氤氳的想像中,熱鬧的海市,似乎隨著海面升起的水氣而搖擺著。


今年,我終於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一探將軍。將軍離望安,其實相當近,船程只有數分鐘,登島也相當方便,因為有"計乘船"可搭乘。在望安譚門港的小吃店家詢問,當地居民會很熱心地幫遊客叫船,船資很便宜,三人以上撘乘,每人僅五十元。以計乘船登島,也算是ㄧ種絕妙的體驗。


隨著船入港,映入眼中的,就是一片兩層或三層高的洋樓,要精準地描述這片洋樓,真的有點難倒我,他應該不屬於一特定的建築風格。用華麗二字來描述,或許稍嫌過火,但我的的確確可以感受到,被稱為小香港的當年繁華。


將軍的繁華,大約在五十年前。此地的居民,由於採紅珊瑚而致富;然而隨著紅珊瑚禁採,居民也漸漸遷移出這離島,據說多是搬到高雄及南方澳兩地。雖然將軍早已回歸成純樸的漁村,但這轉瞬間的繁華,依然在此留下了痕跡。


在五十年前的離岛,要蓋這樣的房子,其實並不是很容易的一件事。


間雜於這些略帶洋風的樓房間,少不了澎湖特有的老咕石房屋。


雖然懷舊這件事多多少少有幾分庸俗,我們這種城市人又帶著幾分不太禮貌的觀奇眼光,我還是忍不住說,這裡的氣氛十分迷人。


在巷弄間,曬置的漁網,訴說著漁人之島的身份。


閒置的柴油筒,透露著海的意象。


有次在網路上讀到,將軍人有些排外,我覺得這話有點不對。我想會有這樣的傳言,是因為將軍人比較少和外界接觸的緣故,再加上在澎湖這個地方,居民經過烈日和海的焠鍊,個性自然少不了厲烈,有時難免予人排外的錯覺,但這樣不才是真正的漁人本色嗎?


我這次也認識了一個有點不一樣的將軍人:經營貝殼館民宿的阿宏。初時,我只知道阿宏是有心回鄉發展的將軍人,努力想讓大家認識他的故鄉;他的民宿雖不是幾星大飯店,但真的可以令人感受到他的用心。後來我才知道,他的正職還是個不折不扣的漁人,難怪在他的熱情友善之外,藏著幾分剛毅,幾分堅持。認識他,令我感觸良多;看起來他選擇了地處邊陲的家鄉,但比起我這種飄飄蕩蕩,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在追求什麼的城市人,不知強了多少倍。(阿宏很帥,只是這次還不大熟,不好意思拿著相機對他亂照;下次再訪,一定補上照片。)


阿宏熱心推薦的冰店。


ㄧ臉睡意的貓,才不管什麼貓和島嶼的刻板印象。


不同於澎湖幾個著名的大島,將軍較沒有驚人的地質景觀。


不過將軍有一個鮮為人所提及的特色,這個特色與他的地理位置有關。除了近在咫尺的望安外,幾個澎湖南海較大的島嶼,包括七美、東嶼坪、西嶼坪、頭巾、虎井都可由將軍遠眺。澎湖的島都是這樣平平地貼在海上,相當有特色,在頂著太陽步行將軍之後,我總算在望將大橋附近,拍到村落與遠方東西嶼坪疊合的影像。回程時,一位阿媽坐在她的門廊,望著同一角度的海和遠方島嶼,我跟她說了聲:真美!她靜靜地點了點頭。


興建了一半的望將大橋(僅有橋墩),由於施工上的困難,停工了。


古厝中的貓,完全不理會我這個入侵者,看著他們,讓我想稱呼他們:最後的貴族。


有個說法是將軍的美都藏在海底下。我不是很苟同這個說法,因為海平面上的將軍就很美了。來此一遊,你可以像我一樣,庸俗的懷舊,或是欣賞海景,又或是靜靜發呆,欣賞著午後陽光飽滿的色澤。至於海下的將軍,我只有留待下一次的相遇了。又或者,我會於冬天造訪,希望我也能欣賞他的蕭瑟。

    全站熱搜

    a093128425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