炳憲是一個7年級生.算是意外來訪將軍嶼的.
但卻在不到一天裡.有辦法了解來將軍嶼應該幹麻.
如果大家都有辦法如他一樣.
從攝影的角度看這裡.
那未來要來的人將會發現.
其實來這裡什麼都不必做.
就是就好的休閒了.

以下是炳憲的將軍島-島嶼記實

拍照的人是孤獨的第一次聽到這一句話
是在距離打這篇網誌的前兩天
也就是前天我在蓮花颱風(一直覺的這次的颱風名子取的很俗氣)過後的隔天早上
而講這句話的人是將軍澳某間民宿的老闆
而我會提到這件事
是因為他夠了解光影工作者必須面對的窘況
(基本上在我看到他防潮箱裡頭那顆L鏡時,我馬上就相信他有一陣子也是孤獨的)
而旅行雖然不是從宏哥那邊開始(沒錯,老闆就是宏哥)
但是"旅行的意義"這五個字在我踏上將軍這塊土地之後
慢慢有了不一樣的體會
而這必須從我踏上南海之星那一刻開始說起
那一天天空微陰
南海之星在沒有客滿的狀態下開始往望安出發
我記得當時後面沒有坐人
而距離我右後方則坐了兩個女生
一個很辣
一個很帥氣
稍微瞇了一下,下船已經是10點多的事了
左顧右盼了一下
除了幾家飲食店之外沒有其他東西可以吸引我
忽然一個歐巴桑跑來跟我搭訕
少年ㄝ!要租車麼?
這是她跟我搭訕的第一句話
很顯然的我她釣到了
於是150元也這樣從我口袋跑到她的口袋裡面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站是花宅古厝
聽說陳松勇有來這邊拍過一部電影
片名我不清楚
不過看場景因該是一部老片
所以這個景也有人叫松勇井
所以我今天來了我也可以叫它柄憲井(謎之音:干你屁事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天台山眺望望安
這邊遇到一個賣冰的毆巴桑
很巧的是她孫女跟我有地緣關係
讀桂林國小,家住五甲
我是小時候住五甲唸五甲,小六搬到桂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離開了望安之後
跟了一位當地將軍國中的老師搭船來到將軍澳
天空隨著鋒面的離開慢慢轉晴
"貝殼民宿在那裡"她指著距離港口不到100公尺的一間民宅
"謝謝"我禮貌的回應她
民宿外觀簡約,藍白基調讓人感受到漁村的儉樸
裡頭陳列一些雜貨零食(一間賣民宿跟雜貨的店)
一位女孩子走出來跟我說老闆帶客人去環島還沒回來
她要我先跟她去民宿
走了三分多鐘的路程
來到了一間約莫一樓高的建築
牆邊還掛著漂流木製作而成的招牌,上頭克著幾個簡單的英文字
地板是滿地的貝殼砂,門外擺置了一張涼座與遮陽傘
牆壁上漆著童性般的"海底世界"感覺很像國小裡圍牆上的美術作品
而這些作品通常是由學生完成,所以額外的有玩味
另外還有掛著一些漂流物的裝飾
拖了鞋子進入室內
讓我訝異的是裡頭的味道似乎是有加工過的
老實說我無法具體形容這些味道
但我很確信的
這種味道我很喜歡
就像媽媽剛打掃完,習慣性的打開大門讓地板風乾
且殘餘的芳香味與外頭的空氣結合
我覺得這種味道
會引發某種程度上的愜意
而這種愜意會讓你想要馬上進到臥室內
把窗戶打開
然後在涼蓆上好好的看一本書
然後睡一場覺
如果我說這是讓我甘願在這裡長期居留的理由的話
妳們相信嗎?

拍了一些照之後
走回原本那家店,那家雜貨民宿都有的那家
老闆回來了
聽她們說
他叫阿宏
而阿宏跟我說等回馬上要去浮淺
拿了防寒衣跟裝備給我要我準備依下
20分鐘後
我跟宏哥還有衣未在她們店裡打工的小女生來到了潮間帶
宏哥很專業的跟我解說海中生物以及石滬等自然生態景觀
或許是眼裏忙著貪婪捕捉生物蹤影
許多生態學名根本是左耳進右耳出
後來聽宏哥說
他個人覺得,只要客人能記住三種
他就覺得有意義了
那一刻,我覺得之前常去的墾丁
似乎變的很像一場騙局
混濁的水是場鬧劇
生物像是過客般的出現然後在不著痕跡的離去

因該說是拿了一桶水往你身上潑
然後帶你去看一場3D的海底世界
少的可憐生物似乎只能遠觀不可褻玩
此時,宏哥手裡抓著一條河豚
而那條河豚正急速膨脹
他遞過來給我
這也是我第一次手裡握著活生生的海洋生物
一種莫名的震撼從掌心傳至我內心
我好奇的問他是怎麼抓到的
他笑著說
他可以讓河豚"不知所措"
之後他又抓了一條大海蔘給我
拍打著它(應我的要求)
好笑的是
那條海蔘開始吐白絲出來
有點噁
水裡有著各色的珊瑚礁
而且都是活的
連星沙也是活的
宏哥此時正再敲打著一條很兇的海鰻
我看傻了眼
上岸時
宏哥從海裡撈了一顆九孔給我
問我說敢不敢吃
我很豪邁的吃了下去
"脆脆的,甜甜的,有大海的味道"我邊咬邊說
他笑了出來
晚上跟宏哥家人搭伙
煮了簡單的五菜一湯
在這裡吃飯幾乎每餐都有海鮮
而且還有一點不一樣的是不像一般人坐在餐桌前中規中局吃飯
而是餐桌在馬路旁就扒著吃起來了
傍晚的將軍漁港很美麗
冷冷的

跟宏哥小聊之後
突然發覺它是一個很有抱負且很有深度的人
抱負在於他對他民宿的夢想
深度來自於本身為將軍人的他對家鄉所做的回饋(在觀光方面)
我打從心理面這麼覺得
不到30歲
就已經在做付出的動作
我開口跟他說過我內心的感受
"我環島過九天,去比不上來你這裡的一又二分之ㄧ天"

他曾經開口說
旅行是可以沒有意義的
這句話讓我思考了一陣子
老實說
說過這一句話的人不計其數
但能真正體會的卻很少
當時我心裡想著
不具意義的旅行難道會比較好嗎?
簡單的字面卻隱含著抽象的概念
就在那幾天遊程結束之後
我體會了這一句話
沒有意義與目的的旅行
目的是感受未知的感動
如果你今天只是來將軍澳浮淺
那你可能腦子裡想著都是浮淺的事
你自然而然就不會有心思想要坐下來跟當地的居民聊天
再加上業者如果本身就是"生意人"
跟你收完錢就快閃走人的狀況下
你得到的只是一個被你證明過的"風景"或者是
一場排解心情的玩樂而已
我一直以為
我會是這般平常的離開將軍澳
就浮完淺
玩過南海某個諸島如此平常的遊樂而已
我恍然大悟了
原來沒有目的與意義的旅行
"最大的內涵在於在沒有計畫之下所獲得心靈的滿足"
那種感覺就好像你忽然撿到一塊寶一樣
貝殼民宿就是有給人家這樣的感受
記得當時我還衝動的脫口而出的說
我在這裡多放空幾天好了
心理期待著明天會遇到什麼人
會有什麼結果......
就算什麼也沒遇到也沒差
啤酒ㄔㄨㄚˋ冰買著去海灘放空一整個下午
退潮徒步走去無人島搭帳篷看整晚的星星何嘗不是種享受?
我想我可以懂
我能體會宏哥所說的
一個及格的旅人必須所擁有的內涵
雖然我不清楚自己是否為一個及格的旅人
但是我很享受
這裡的每分每秒

"會拍照的人都是寂寞的"
宏哥在不久後又脫口而出
柄憲
你拍照通常都寂寞的,對吧!

我默認,但我想講
我很享受這種感覺
那種因為心無旁鶩而感受到大自然魅力的驚喜
可是通常旁人會覺得你很無助
甚至很孤僻


"相機只是帶替你的心反映世界的工具而已"

隔天
我讓宏哥看了幾張照片
我想證明我的看法是對的
別人眼裡中的孤獨對我而言是一種澎拜







將軍澳,清晨的海邊


我覺得我當時是孤獨的
但內心很熱,莫名的
清晨在海邊冥想是一件很妙的事
周遭無人
浪聲跟霧氣圍繞
坐在海邊巨大的漂流木
讓我想起東明相在練習曲住宿的那個花東海邊
是否清晨醒來也被類似的景所感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其實後來還去了船帆嶼這些景點
但是這兩天的旅程讓我比較想提的
就是我所得到的這些感動
以及遇到的這些人
宏哥一家人讓我覺得
我當下不是一個觀光主體
而他們也不是觀光客體
村裡的一切都不被具有官方意味
如果不被冠上官方詞彙
或許這樣形容最簡單也最貼切了

"我好像回到了另一個家,陌生卻又怡然自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貝殼民宿

    全站熱搜

    a093128425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